上海市人大常委會基層立法聯系點將實現在各區的全覆蓋 讓立法機構聽到“最接地氣”聲音
( 2019年11月24日 08 : 54 )

來源:解放日報


浙江十一选五开奖奖金 www.eyueg.com

  10月20日,古北市民中心基層立法聯系點迎來一批“同行”參觀者。彩虹橋的漫畫、信息員的聘書、“法條墻”上的被采納條款,大家看了很有共鳴。

  “我們聚攏起一支法律專業力量,從法學研究會到華東政法大學,一起協助立法點工作。”虹橋街道黨工委書記胡煜昂介紹說。“為讓立法機構聽到‘最接地氣’的聲音,我們與街道‘人大代表之家’合署并實體化運作,還特地選派了一位全日制法學碩士研究生擔任聯系點辦公室負責人。”江寧路街道辦事處主任可曉林亦深有感觸。

  2016年7月,上海市人大常委會確立了首批10個基層立法聯系點,古北市民中心、江寧路街道聯系點均在其列,他們這三年來的探索引發大家的思考。

  “希望大家始終保持聯系點的基層本色,把門打得更開一些、把觸角延展得更深一些、把信息員隊伍建設得更強一些,不斷鞏固和拓展所聯系的人民群眾和專業人士,充分展現基層立法聯系點接地氣、察民情、聚民智的優勢。”市人大常委會主任殷一璀說。

  當日召開的市人大常委會基層立法聯系點工作交流推進會上,還傳出最新消息:本市正在積極推進聯系點候選名單的申報工作,基本做到聯系點在各區的全覆蓋,并適時啟動第二批聯系點的擴點。

  搭建“直通車”平臺

  首批基層立法聯系點選了哪10家?為什么選這些點?

  市人大常委會法工委辦公室副主任張明君給出當初選點的理由:“10個聯系點分布在6個區,涉及不同領域,考慮了行業、地區和專業等各方面的代表性。”

  圍繞上海中心工作,上海自貿試驗區、科創中心建設需要法制保障,在全市選了外高橋集團、張江高新技術創業服務中心這兩個頗具代表性的點;從地域上看,中心城區和郊區鄉鎮各設了一家聯系點,分別是江寧路街道和七寶鎮人大,以及開在居委會的古北市民中心;作為專業性考慮,市律師協會、上海人大工作研究會入??;考慮到法律的適用性,長寧區人民法院入列;另外,市人大在行業協會中選了市綠色建筑協會,以及擁有綜合行政執法職能的黃浦區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局。

  “基層立法聯系點的建立,為立法活動體現民意創設了一條便捷的路徑,起到了‘請進來’‘走出去’立法雙向互動紐帶橋梁的作用。”在市人大常委會法工委主任丁偉看來,要發揮聯系點的“直通車”作用,首先在于組織架構和制度保障。

  早在10家立法聯系點成立之初,市人大常委會就同步制定《基層立法聯系點工作規則(試行)》,明確“信息收集、征求意見、反饋與評估”的總體工作流程。各聯系點建立后,各施所長,均根據《規則》建立了各自的工作機制,探索形成了各自的組織架構、運行模式。

  七寶鎮人大有群眾智囊團和專家顧問團助力。鎮人大設立了36個居村采集點,每個采集點吸納了法律工作者、教師、工程師等一批熱心人,組建了一支150人的群眾智囊團。“群眾智囊團帶動家人、鄰里一同參與到聯系點的工作中來,形成更廣泛的信息采集網。”七寶鎮人大辦公室主任顏玨玨說。鎮人大還專門聘請了4位專家學者組成“專家顧問團”。3年來,七寶鎮人大組織征求了18部法規的意見建議,提供立法修改建議近140條。

  內設人才庫,外有顧問團——這是長寧區人民法院基層立法聯系點的組織架構。長寧區法院副院長朱鐵軍說,院內的立法聯絡員隊伍按照刑事、民事、商事、涉少、綜合等不同專業特長形成立法專業人才庫;對外,專門聘請高校教師及相關單位業務專家,形成跨單位、跨學科的專業立法顧問團。

  有了這張全方位的網,基層訴求有了出口。“辦案過程中發現的預付卡消費、消費者權益?;さ任侍?,過去通常以審判白皮書的形式發布,現在通過聯系點就可將司法建議轉化為立法建議了,基層法官辦案中發現的法律缺位、模糊、沖突等問題也可以向上傳達。”朱鐵軍說。

  作為唯一一家設在企業的聯系點,外高橋集團自有錦囊。外高橋集團擁有各級子公司100余家,聯系點在這些下屬公司組建了聯絡員隊伍。“我們將外高橋區域內的企業作為集團開展聯系點工作的主要對象。”聯系點負責人佘國榮說,下屬企業在與客戶交流中也搜集相關立法意見建議,如此延伸,聯系點收集意見建議的渠道拓寬了許多。

  既“接地氣”又“知天氣”

  10家基層立法聯系點就似一個矩陣,將聽取意見的觸角延伸到申城基層各個領域,將公眾參與直接引入立法過程。

  張江高新技術創業服務中心是一個服務企業的機構,這個聯系點已在張江有了一定知名度?!渡蝦J猩緇嶁龐錳趵?草案)》征求意見時,上海張江企業信用促進中心、上?;櫳牌笠敵龐謎饜龐邢薰鏡?家一線信用機構受邀參加立法調研座談會,企業負責人會前收到草案時很驚喜:“過去感覺人大立法離自己很遠,現在我們企業可以直接對法規草案提建議,感覺一下子拉近了與立法的距離。”座談會上,各家結合企業實際提出了近20條中肯的建議,有幾條后來被采納。

  古北市民中心設聯系點后,“每一場立法意見征詢會的氣氛都很熱烈,居民們爭相發表建議。”榮華居民區黨總支書記盛弘說。聯系點幾乎見證了《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》出爐的全過程。條例草案二審后的那場立法聽證會,就開在虹橋街道。“聯系點的意見征集不是擺樣子的!”居民夏云龍記得很清楚,“分類搞得太復雜,老年人記不住,我建議按照大多市民熟悉的四分法來分,沒想到被采納了。”

  “‘接地氣’來源于生活素材,而理性是我們的本能。”市律師協會參政議政促進委員會主任李向農說。較之其他聯系點,市律師協會專業優勢明顯,擁有2.5萬多名律師的人才資源庫。收到法規草案后,他們從中精準定位相關領域的資深律師共同探討。聯系點還探索建立了積分制度,對律所和律師建議被采納的情況進行計分,并作為評優表彰的依據。據不完全統計,3年來,聯系點提出議案、建議、提案等500多件。

  江寧路街道基層立法聯系點曾碰到一件棘手的事。一天下午,四五十名燃氣助動車車主突然沖到聯系點反映訴求,原來,他們對《上海市道路交通管理條例(草案)》征求意見稿中的“燃氣助動車不予登記”這個條款持有不同意見。“針對這一突發情況,市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及時與我們進行了對接,指導我們如何解釋。”江寧路街道社區黨建辦主任朱學加說,經過對法律條文的梳理以及立法背景的解釋,車主激動的情緒漸漸平靜下來,開始理解立法的初衷。在《條例》最終稿中,容易引起社會片面解讀的條款都被修改或刪除。事后,這些車主還專程給聯系點送來了錦旗。

  “不僅‘接地氣’,還要‘知天氣’。”朱學加說。這件事讓聯系點對于自身職責有了更深刻的認識,不僅要讓立法機關聽到最接地氣的聲音,也要準確地傳達好立法意圖。

  讓立法進入尋常百姓家

  “居民們說的‘存款’,我們表述轉換為‘可支配收入’,居民口中的‘要有干貨’,我們轉換為‘增加可操作性’。”這是大學生在聯系點參加志愿服務后的實踐體會。他們要把法言法語轉化為居民聽得懂的語言,同時把居民講的大白話,轉化成與條文相契合的規范表述,以更聚焦、更有效地匯集民意。

  有些聯系點困于人手不足,法律專業人才短缺。為助一臂之力,市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創新理念,與華東師范大學法學院合作,建立全國首支基層立法聯系點志愿者服務隊。這支隊伍由自愿報名并經選拔產生的24名法律專業研究生和大學生組成,協助開展立法民意的匯總、分析、提煉等工作。

  聯系點的探索創新不止于此。3年來,市人大探索和創新了一系列精細化服務措施。

  不少人反映,希望立法機構能更多反饋采納情況,“如果建議人看到自己的建議被采納了,積極性會更高。”為此,市人大提出“三表一件”,探索形成了“計劃為先、平衡用點、雙向互動、注重反饋”的有序工作機制。這3張表中,第一張是“基層立法聯系點使用計劃表”,第二張是“立法意見征集工作雙月統計表”,第三張是“修法意見和建議采納情況統計表”。“一件”就是將聯系點征集的意見建議進行匯總。“哪些建議被采納,哪些結果要反饋,一目了然。”

  “聯系點工作可以拓展到立法全過程。”在張明君看來,聯系點工作不局限于小的“立法”概念,一定程度上可拓展到立法周邊,向包括立法前、立法后這兩端的立法全過程努力。為此,市人大每次召開常委會會議審議法規草案、常委會法制講座和相關立法座談會,邀請聯系點派聯絡員旁聽或列席,讓聯系點全面深度了解立法工作,同時加強業務培訓。

  據統計,3年多來,各聯系點累計提交立法建議近2000條,參與全國性法律、地方性法規制定和修改工作及年度立法計劃編制等30余項。各聯系點平均就每件法規草案提出了17.4項建議。3年內,各聯系點提出立法建議被采納量達50條。很多群眾反映,他們的家長里短、街談巷議成為立法者的考量,進而為國家和地方立法吸收采納。

  眼下,市人大正積極推動聯系點的優化和充實工作,謀求“擴點”,基本做到聯系點在各區的全覆蓋,讓立法真正進入尋常百姓家。


收藏打印本頁】 【關閉窗口